中 文 English Français Deutsch 日本語
01002003038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
更多
一份杂志的诞生
  《北京周报》是新中国第一本英文周刊,依靠航空发行向外国读者提供最具时效性和权威性的中国新闻和观点。这本周刊的成功不是偶然的。它的发起人是已故国家总理周恩来,在发展过程中它还得到了其他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大力支持。《北京周报》见证了中国历史发展的全新阶段,尤其是过去四十年的巨大变化。改革开放给中国的经济、政治、社会、文化各个方面都带来了巨大的变化,发展与创新的例子随处可见。
领导关怀 Leaders' Commitment
更多
001aa0bcbecb096fd73009.jpg
周恩来与《北京周报》
  周恩来这位开国总理、也是任期最长的总理生前日理万机,日夜操劳,这是人所共知的。他在处理党和国家大事的百忙之中,对我们这样一个具体的外宣刊物——《北京周报》也关怀备至。《北京周报》正是在总理的亲切关怀下诞生的,又是在他的亲切关怀下成长的。
· 1992年,江泽民总书记为《北京周报》题辞
· 2006年,胡锦涛主席为《北京周报》致辞
· 彭真、黄华参加《北京周报》25周年社庆
历史回顾 Golden Memories
更多
read_image.jpg

1958

  经反复酝酿,外文出版社(即今外文局前身)1957年提出创办一本对外宣传的英文周报的设想。中联部表示同意,随即向周总理请示。总理原则上同意,并批交外交部党委研究这个刊物的编辑方针。   3月4日,《北京周报》英文版创刊号出版。它是新中国成立后我国出版的第一本外文时事政策性周刊。每周一出版,航空发行世界各地。郭沫若同志为《北京周报》题中文刊名。
1959.jpg

1959

  对外文委报国务院外事办公室的《关于外文出版社出版的四种外文刊物编辑方针的请示报告》中指出:《北京周报》是一个时事性、政治性很强的刊物,而且是目前我国唯一的官方外文周刊。它必须紧密地配合我国外交活动和国际斗争,同时又比较系统地、生动地介绍新中国各方面情况,促进国外读者对我国的认识。
196049FM.jpg

1960

  《外文出版社一九六○年工作规划》指出,《北京周报》为更好地配合我国的国际活动和外交斗争,应加强关于中外关系和我国对国际事务态度的报道,应增加战斗力比较强的国际时事述评,随笔等。外文出版社副社长汪海筠同志兼任《北京周报》总编辑,负责编辑部全面工作。1962年底调回外文出版社。
196126FM.jpg

1961

  对外文委党委《关于一九六一年外文书刊出版规划和编辑方针(草案)》中指出:《北京周报》是一个政治性强、具有权威性的刊物。现只有英文版,今年应积极准备,明年增出法文版和西班牙文版。这三个文版的编辑方针是一致的,要特别着重提高宣传艺术,除社论、文章、时事述评外,要适当充实专栏,并注意选载漫画、图片和资料。
196218FM.jpg

1962

  中宣部部长陆定一在对外宣传讨论会上指示,《北京周报》应立即筹备增加法文版、西班牙文版,争取出版阿拉伯文版。国务院外事办公室开会讨论加强《北京周报》的问题,决定《北京周报》在业务上由外办直接领导,并扩大编委会,增加社外编委。社外编委会由外办副主任张彦召集。十一月,调集干部筹建《北京周报》法文版、西文版。法文版试刊。
196310FM.jpg

1963

  《北京周报》西班牙文版、法文版、日文版、德文版创刊。3月5日,北京周报社举行酒会。周总理、陆定一副总理出席了酒会,周总理在会上讲话,并同《北京周报》工作人员及外国专家亲切交谈,并为《北京周报》创刊五周年题词:“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互相支持,互相学习,进行反对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的斗争。”
196446FM.jpg

1964

  六十年代中期,《北京周报》曾出版过印尼文版。
196536FM.jpg

1965

  据二月份最后一期统计,《北京周报》六个文版对外发行总量为130,324份,其中贸易发行共有70,574份,占总发行量的54%;对外赠送(即非贸易发行)共有59,760份。由于印尼发生“9·13”事件,印尼文版暂时停刊。印尼文部语文干部参加《毛泽东选集》印尼文版的翻译出版工作。
196631FM.jpg

1966

  11月3日,周报社负责同志应哥伦比亚“工学农运动”代表团的要求,同他们进行座谈。团长奥尔兰说,周报在宣传毛泽东思想时,在语言方面用了一些简单的肯定,并未给予具体的阐述和解释。这样宣传的后果,使读者产生反感。
196737FM.jpg

1967

  6月18日,毛泽东主席对出国人员谈话时谈到对《北京周报》等单位对外宣传的意见。周恩来总理在传达毛主席“6·18”指示时指出“把国内的硬搬出来对国外,不用脑筋,不看对象。要研究一下,对外又不要丧失原则,又要有效果,有不同的特点”。
196849FM.jpg

1968

  中央召开宣传工作会议,周总理出席了会议。据传达,会上对《北京周报》和《中国建设》作了指示:毛主席工作非常忙,但对《北京周报》和《中国建设》都经常看,对《北京周报》有意见。尽抄人家的东西,有一股抄风,抄人家的电报、公报、社论、没有一点自己的东西,还不如《中国建设》办得好。
1969.jpg

1969

  北京周报社正式建立编辑部,刊物所有稿件均用中文编写、定稿,改变过去英文部兼编辑部,用英文定稿的作法。编辑部由戴延年同志负责。
197017FM.jpg

1970

  《北京周报》在“文革”期间(1966-1976)遭受到严重冲击,但在整个 “文革”时期,周报人始终兢兢业业,从未懈怠。即使在最混乱的日子里,各文版也都没有脱期。
197115FM.jpg

1971

  《北京周报》在“文革”期间(1966-1976)遭受到严重冲击,但在整个 “文革”时期,周报人始终兢兢业业,从未懈怠。即使在最混乱的日子里,各文版也都没有脱期。
197207FM.jpg

1972

  北京周报社党的核心小组成立。核心小组由汪溪、房干、冯锡良、罗惠友、黄徽现组成。汪溪为组长,房干为副组长。   美国友好人士、《远东通讯员》发行人兼主编陆慕德女士在同《北京周报》、《中国建设》、新华社对外部座谈时说,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周报登的文章是八股调,枯燥无味。说实在的,当时那样搞,把许多读者都吓跑了。
197310FM.jpg

1973

  周报社党的核心小组提出《北京周报》1972年业务工作总结。总结中着重就理论宣传、国际报道两个方面做了回顾,提出在理论宣传方面存在着:针对性差、系统性差、数量太少的缺点;在国际报道中存在着:分析当前国际形势少、关于国际共运和人民革命运动的文章少。解决读者思想认识问题的文章少,而外交活动、友好往来的报道所占比重过大。
197439FM.jpg

1974

  10月8日,周报社编辑部和日文部在民族饭店与日本友好书店代表和读者代表团十四人进行座谈。10月19日,原《人民画报》瑞典文组专家霍姆伯格和夫人来周报社座谈。
197535FM.jpg

1975

  开始筹建《北京周报》葡萄牙文版。
1976.jpg

1976

  1月8日,周恩来总理逝世。《北京周报》出专册悼念。   7月6日,朱德委员长逝世。《北京周报》出版专刊悼念。   9月9日,毛泽东主席逝世。《北京周报》出专册悼念。   10月6日,粉碎“四人帮”。《北京周报》及时向全世界报道了这一重大消息,并逐步刊登批判“四人帮”的文章。
197741FM.jpg

1977

  1月5日,韩素音同周报社和《中国建设》社的有关同志座谈,她对改进对外宣传,尤其对批判“四人帮”的报道,提出了具体建议。7月,《北京周报》阿拉伯文版创刊,为双周刊。主要选登英文版《北京周报》的文章。
197852FM.jpg

1978

  “文革”结束后,国际和国内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以汪溪为首的领导班子开始了新的探索,按照时事政治性周刊的性格和需要,加强采编工作,改编改写国内报刊文章,采取国内报道与国际问题并重的原则,着手对《北京周报》进行改革。从20世纪七十年代末开始,《北京周报》进入了变革时期。
1979fengm.jpg

1979

  《北京周报》在内容和形式上进行了较大的改革。在内容方面,除继续以一定的篇幅刊登重要的文章和文件外,同时针对国外读者关心的问题增加了自己编写的文章、特辑和专栏。每期封面刊登照片。刊头用红、蓝、绿、紫色套印。刊名中“Peking”改用汉语拼音“Beijing”。封底恢复刊登商业广告。
198048FM.jpg

1980

  9月,时任《北京周报》编委的林戊荪前往希腊参加雅典报纸节庆祝活动,活动期间,他广交朋友,全面介绍改革开放的社会主义中国。组委会特意邀请他在闭幕式上讲话,讲话受到全体与会者的热烈欢迎。希腊《黎明报》次日全文刊登了这篇讲话。这次出访对了解外部世界和扩大《北京周报》在国外的影响都有积极的成效。
198123FM.jpg

1981

  从1981年第一期起, “编者札记”专栏同读者见面。它选题针对性强,论点明晰,有说服力,深受外界人士注意。它的观点常被外国媒体转述和引用。各文版针对各自对象国及对象地区的不同特点,探索“大同小异”,提倡“编译合作”和 “编译合一”,纷纷创办专栏,撰写专稿,出版专号或专刊。
198230FM.jpg

1982

  2月21日,英国《卫报》特约撰稿人、中国问题专家吉廷斯来周报社座谈。他说:“周报对我很有用,是我寻找有关中国参考材料的来源之一。它最适合研究中国问题的人阅读”。   5月16日,应周报社邀请,日本宫城县《北京周报》读者代表团一行四人来访。代表团成员有苏武多四郎、伊藤康治、金野正郎、铃木基次。
198325FM.jpg

1983

  3月5日,周报社在新侨饭店举行茶会,庆祝《北京周报》创刊二十五周年。中外来宾三百余人出席茶会。彭真、乔石、许德珩、黄华、朱穆之、郁文等同志出席并讲了话。以日中友好协会副会长、宫城县日中友协会长佐佐木信男为首的五人代表团、以美中友协会长布拉克维尔为首的四人代表团也专程前来祝贺。
1984.jpg

1984

  《北京周报》封面改用铜版纸彩色印刷,面貌焕然一新。封面刊登一、两幅彩照,在显著位置套印本期要目;封二刊登反映中国建设成就的黑白照片;封三为美术页;封底刊登彩色广告。有时还配合中心内容,不定期加印彩色中心页。每期杂志一般36页,封面、封底4页,正文32页。
1985.jpg

1985

  《北京周报》增加了“外经外贸”专栏,该栏主要及时反映我国外经贸方面的动态和信息。隔周一期,每期两页。   周报社经理部建立。其工作任务是,周报的推广发行及开展与杂志业务有关的多种经营活动。
1986.jpg

1986

  周报社五个文版先后进行了一次系统的读者调查活动。调查表明,周报拥有一批比较稳定的读者,这便是各国的知识界、政界、新闻界、企业界中关心中国发展和研究中国各方面情况的人士。
1987.jpg

1987

  5月,代总编辑汪有芬亲赴美国确定北美版正式出版及发行事宜。 10月起,由北美版编辑部用英文编写的每期八面专页连同整本《北京周报》制版后,空邮美国印刷发行,扩大了《北京周报》在北美地区的影响力,在政界、贸易界、学界和友好人士中收到了很好的反映。
1988.jpg

1988

  为纪念《北京周报》创刊三十周年及为庆祝《北京周报》北美版、《中国与非洲》法文版月刊创刊,3月5日,周报社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了庆祝茶会。李鹏总理为《北京周报》题词。出席茶会的有宋平、芮杏文、黄华、陈慕华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中宣部、文化部、对外友协、对外文化交流协会负责人以及首都新闻界和其他各界知名人士也前来祝贺。
1989.jpg

1989

  5月、6月,北京发生政治风波。周报对政治风波的报道一度出现导向上的偏差。根据工作的需要,外文局局长林戊荪临时代管北京周报社。由耿玉馨同志主持周报社日常工作。此后的一年左右时间里,北京周报社根据中央的部署,报道北京政治风波的真相,展开对国外读者的解疑释惑工作。
1990.jpg

1990

  从20世纪九十年代开始,在国内外形势不断发展变化的情况下,北京周报社处在迅速改变之中。经过多年摸索,依靠全体周报人的艰辛努力,顺应形势,采取了多种改革措施,新的业务构架正在逐渐形成。
1991.jpg

1991

  《中国与非洲》英文版创刊。这本“以谈中国为主,也谈非洲,兼谈世界”的新刊物被非洲朋友称作是“南南合作的又一种重要方式”。周报社举行《中国与非洲》英文版创刊暨法文版出版三周年茶话会。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瑞环同志出席。
1992.jpg

1992

  江泽民总书记访日前接受北京周报社记者专访,并题词“中国之窗世界之友”。
1993.jpg

1993

  为庆祝创刊三十五周年,北京周报社举办社内庆祝会和知识竞赛,总编辑耿玉馨在会上作了“继往开来,改革创新,进一步办好《北京周报》”的讲话。中央对外宣传小组副组长周觉同志发表了重要讲话,并代表曾建徽同志对周报创刊三十五周年表示祝贺。
1994.jpg

1994

  全国对外宣传工作会议重申,要重点办好“两台”、“一报”、“一刊”(《北京周报》),并要求《北京周报》“改进内容,提高质量,逐步向世界性新闻周刊的方向发展”。同年5月30日社领导班子在进行一些调研工作后,给外文局党组写了一份“关于《北京周报》发展规划意见的报告”,向上级反映了周报社响应这一号召的初步设想。
1995.jpg

1995

  为迎接联合国世界妇女大会在北京召开,北京周报社派出强大记者阵营参加会议采访,并以五种语言出版妇女特辑,专门报道中国妇女状况。联合国秘书长加利得知后,亲笔题词,他在题词中赞扬《北京周报》的妇女特辑对世界妇女事业“是一份极为可喜的贡献,它将激励中国及世界读者完成我们所面临的使命”。
1996.jpg

1996

  《北京周报》英文版进入因特网,从此进入世界信息高速公路。6月,江泽民主席为北京周报社《中国与非洲》月刊题写刊名。
1997.jpg

1997

  周报社新一届中层领导干部聘任工作及行政干部轮岗工作顺利完成,干部队伍进一步年轻化,并增加了活力。5月,在中央、中央外宣办领导的直接关怀下,日文版实现电脑排版,至此,北京周报社所有文版的排版工作全部走出了铅与火的落后时代,进入光电时代。
1998.jpg

1998

  2月,中国外文局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纪念《北京周报》创刊40周年座谈会。 9月,为纪念改革开放20周年,《北京周报》开辟新栏目“我看中国改革开放”,通过采访有影响的外国人和有代表性的中国人,向世界介绍中国改革开放的巨大变化和取得的成就。

1999

  北京周报社的对外交流合作日益增多,推广发行工作得到加强,参与了包括助学在内的多种公益性社会活动,提高了《北京周报》得社会知名度。
2000.jpg

2000

  《北京周报》英文彩色版试刊。全彩版的英文《北京周报》,从形式到内容都有了较大改变,增加了许多新栏目,也更加注重权威性、针对性和时效性。全彩英文《北京周报》于2000年7月正式出版。
2001.jpg

2001

  1月,《北京周报》日、法、德、西文版以及《中国与非洲》英、法文版纸质版停刊,转为网络版。2月,就宗教和“法轮功”邪教的本质区别问题,《北京周报》独家专访了中国天主教爱国会主席、天主教北京教区主教傅铁山。   
2002.jpg

2002

  王刚毅任社长。撤销土北京周报社驻日本东京记者站。
2003.jpg

2003

  博鳌亚洲论坛秘书长龙永图致信感谢《北京周报》博鳌论坛专题报道。《北京周报》成为博鳌亚洲论坛的英文支持媒体。
2004.jpg

2004

  北京周报社西文部合并到今日中国杂志社。在停刊3年多之后,《中国与非洲》恢复出版4页的折页。
2005.jpg

2005

  6月,北京周报社北美分社在美国纽约正式成立,王燕娟任分社社长。9月,《北京周报》首次以境内唯一英文期刊合作媒体的身份参加在福建厦门举行的第九届中国国际投资贸易洽谈会。
2006.jpg

2006

  中国和巴基斯坦国家元首分别为《北京周报》“纪念中巴建交55周年专刊”致辞。胡锦涛主席在致辞中说:“全天候友谊,全方位合作,是中巴关系的生动写照,也是中巴关系的发展方向。希望《北京周报》继续为促进中巴两国的互利合作和中巴两国人民的传统友谊作出贡献。”穆沙拉夫总统在致辞中说:“巴中友谊比山高,比海深。我希望《北京周报》为进一步促进两国人民和政府之间的友谊继续发挥应有的作用。”
2007.jpg

2007

社长兼总编辑王刚毅赴美,与北美分社社长王燕娟、记者陈文一起,先后专访了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联合国副秘书长沙祖康、中国驻美国大使周文重。北京周报网站完成英、中、日、法德网络版的改版,实现了期刊网络版从过去制作静态网页的电子版向动态发布的新闻周刊网站的转型。12月,北京周报网站运用多媒体手段报道南京大屠杀70周年纪念活动。网络版记者在南京、北美分社记者在纽约,分别进行实地采访,并首次制作视频报道。
2008.jpg

2008

  9月26日,在北京千禧大酒店隆重举行庆祝《北京周报》创刊50周年招待会。中央外宣办、国务院新闻办主任王晨,中央外宣办副主任兼中国外文局局长蔡名照,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李东东,中国记协党组书记、副主席翟惠生,局领导周明伟、郭晓勇、黄友义等出席了招待会,中央、国务院有关部委的领导、外国驻华使馆及国际组织的代表、《北京周报》的专家顾问和合作伙伴近300人参加了招待会。
2009.jpg

2009

  胡锦涛主席为新版《中国与非洲》创刊号暨第四届中非合作论坛部长级会议专刊致辞。 10月30日,在凯宾斯基饭店举行新版《中国与非洲》英文创刊号暨第四届中非合作论坛部长级会议专刊出版招待会,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副主任王国庆,外文局局长周明伟,外交部部长助理翟隽,外文局副局长兼总编辑黄友义等出席了招待会。
2010.jpg

2010

  为做好上海世博会的对外报道工作,我社牵头出版了《世博周刊》英文版共25期,社长兼总编辑王刚毅任主编。 9月由外文局主办、上海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协办、我社承办的多语种电视专题片《上海的白天与夜晚》DVD 首发式及媒体见面会在上海举行。
2011.jpg

2011

  新版《中国与非洲》法文版正式出版发行。社长兼总编辑王刚毅会见巴基斯坦驻华使馆新任新闻官丹尼奥·吉拉尼先生,双方就中巴建交60周年相关庆祝活动及报道工作进行了商讨。
2012.jpg

2012

  北京周报社中非传媒出版有限公司(暨北京周报社非洲分社)挂牌仪式在南非行政首都比勒陀利亚成功举办。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华建敏、中国驻南非大使田学军、外文局局长周明伟、南非总统府第一部长科林斯·查巴尼、北京周报社社长兼总编辑王刚毅和副总编辑兼《中国与非洲》杂志主编王燕娟等出席。中央电视台、《中国日报》、人民网、新华网、中国网、中国新闻网等国内主要媒体以及当地华文报纸《非洲时报》、《华声报》和非洲主要网站等对仪式做了详尽报道。
2013.jpg

2013

  3月29日,召开《北京周报》创刊55周年庆祝大会。局长周明伟出席并致辞,副局长兼总编辑黄友义、副局长陆彩荣、原外文局局长林戊荪出席。局副总编辑、北京周报社社长兼总编辑王刚毅出席并讲话。局属各单位、机关各部室负责人,局属期刊社中层以上干部,北京周报社全体干部职工参加。会议由副社长亓文公主持,国家级专家林国本、网络部主任助理吕翎分别代表离退休老同志和在职员工作了发言。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精选封面 Selected Covers 更多
2017.jpg
2017年第43期
我与周报 Beijing Review & Me
更多
W020171020772548139962.jpg
一场半个世纪的约会
  中共十九大,是彪炳史册的,引领中国走进新时代的会议。我也有幸作为北京周报社唯一的上会记者亲身参与了大会的报道,并圆满完成了任务。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每5年一次,一个记者的职业生涯中也就能遇到五六次,我能有幸作为上会记者参与其中,为我此生留下值得记忆的一笔重彩,深感荣幸。
汪溪
我在周报的日子
  《北京周报》这份以英文为母版的外文刊物,创办于1958年。由于周总理的关怀,和外文出版社(外文局前身)社长吴文涛的大度和魄力,从各单位抽调的精英组成了一个兵强马壮的队伍,创办了新中国第一个用英文出版的兼有观点和新闻的时事政治性周刊,航空发行约七千份,不失时效地向关心和研究中国的读者送去了第一手材料。
本刊记者戴延年、张晓东采访美国前国务卿黑格时留影。.jpg
从内宣到外宣
  搞有《北京周报》特色的文章,国家的新闻、国家的评论当然要有了,但是还要写出富有《北京周报》特色的报道、写出富有《北京周报》特色的评论,这个使刊物的影响就会很大。为了搞出自己的东西,那时花大力气。重大的主题,不惜版面,也花了很多人力。
关于《北京周报》 关于北京周报网 联系我们 广告 订阅服务
合作伙伴:

版权所有 2000-2016 北京周报网 京ICP备0800535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5860号


本网站所刊登的来源为北京周报及北京周报网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北京周报社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