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家英文新闻周刊中国与非洲 BR America日本語 Deutsch Français English 中 文
首页 >> 文化 >> 正文

吴宇森:《英雄本色》是我一生最难忘的电影

《北京周报》记者 李南  ·   2017-11-14  ·  来源:北京周报网
标签:吴宇森;英雄本色;文化
打印
纠错

1113日,电影“英雄本色•江湖重逢”首映礼在京举行(受权图片)。

《英雄本色》豆瓣评分

  豆瓣评分8.6,好于98%的动作片和和96%的犯罪片!曾在10个国家上映,获得6个奖项,14次提名!这就是1986年由吴宇森执导,周润发、张国荣、狄龙主演的《英雄本色》。时隔31年,《英雄本色》国粤双语修复版,将于1117日重返大银幕!  

  1113日,电影“英雄本色•江湖重逢”首映礼在京举行。动作片教父、导演吴宇森畅谈三十年前电影不为人知的幕后故事。当日,片方不仅公布最新“致敬”版海报,更有哥哥张国荣惊喜“现身”,吴宇森导演现场泪目。 


动作片教父、导演吴宇森谈《英雄本色》不为人知的幕后故事(受权图片)。 

    

“一个吴宇森的电影” 

  作为独步好莱坞的华人动作片导演,吴宇森拍过很多大卖的片子。但对吴宇森而言,《英雄本色》是他一生最难忘的电影,承载了他与徐克导演的兄弟感情。 

  “《英雄本色》是很有纪念价值的。”吴宇森1113日在首映礼上如是说。“它记录了很多事情。《英雄本色》是关于一段友情。我的好朋友徐克导演,在他还没有成名之前,我鼓励过他,也推荐过他,帮助他拍了一部成功的电影。当我需要的时候,他也回过头来帮我。基本上,大家看到小马哥和宋子豪的感情,就是我和徐克的感情。我们就像古代的侠客一样,成为很好的朋友。” 

  据吴宇森介绍,最初的《英雄本色》剧本只是一个普通的警匪片,没有那么丰富。在徐克导演的鼓励下,吴宇森大胆地把个人的经历、做人的原则,和他对于电影的态度,都写到电影里,从而做成了“一个吴宇森的电影”。  

  吴宇森透露,《英雄本色》中很多经典桥段,如周润发叼火柴棍、吃盒饭等镜头,是演员自己设计的。“我们平常拍戏都是吃饭盒。有的工作人员吃一两口就丢下,盒饭不会那么美味的。周润发看到谁把盒饭丢下来,他就拿起来吃完,告诉大家不要浪费粮食,搞得大家很惭愧。从此,大家不敢太随意了,很珍惜那个盒饭。” 

   “我喜欢让演员有充分自由发挥他的演技,也希望把他的感受、生活的经验放到电影上面。”吴宇森说。 


   很多人并不知道,张国荣其实也参与了《英雄本色》的导演。现场看到发行方准备的张国荣镜头特辑后,吴宇森十分动容。“张国荣是我最尊敬,非常要好的一个朋友。我们拍《英雄本色》的时候好像兄弟一样,(我参)演的一些戏也是张国荣跟我讲怎么样放松。他是一个把自己的痛苦隐藏起来,把快乐献给大家、献给好友(的人)。”  

  此次,《英雄本色》得以重返大屏幕,得益于技术手段不断的创新。利用4k技术,制片公司对一个个电影画面进行重新调整、着色后,《英雄本色》重现了31年前的兄弟情。吴宇森说:“以前制片公司没有好好保护,通常电影放两三天就好像就变成旧片。现在能够修复,感觉这个影片又得到了重生一样。”  

    

“我经常幻想自己是一个剑客” 

  吴氏动作片,除了双枪和白鸽,侠义精神是不变的主题。《英雄本色》亦是如此。“《英雄本色》是现代武侠,牺牲精神、侠客精神在这个戏里面,”吴宇森说。 

  吴宇森表示,拍《英雄本色》时,他发现那一代香港年轻人处于迷失状态,没有什么人生目标,漠视传统道德价值观,不尊重长辈,很多人跟家庭对抗,做了很多错事。因此,他决定拍一些关于友情、亲情的故事,把一个重情重义的、普适价值放在《英雄本色》里,去提醒年轻人。 

  吴宇森说:“那样的价值观经常会在我的电影里存留。我相信正义。无论在哪个时代,我都相信正义是存在的,正义会胜利。所以我的英雄人物,不管他是什么背景,都是为正义而奋斗、坚持。” 

  不过,对于《英雄本色》,吴宇森也有遗憾。他认为,张国荣的角色设定有点单薄,有待完善。吴宇森表示:“如果有机会重拍戏的话,我会把张国荣内心的痛苦、挣扎、内心的压力描写的更细一点。” 


  另外,吴宇森说,如果重拍《英雄本色》,结尾不让周润发死,而是让张国荣觉悟。“太残酷了,他没有错,他不应该承受那样的谴责、内疚和痛苦。应该有一个更好的方式让他明白对哥哥的谅解,以及如何面对困境、压力。其实他才是最后的《英雄本色》。” 

  为什么钟情于拍侠义精神?吴宇森坦言:“我觉得我是一个活在古代的人。我经常幻想自己是一个剑客。我喜欢行侠仗义、乐于帮助别人,所以戏里面就把我的感情拍出来了。” 

    

“电影不能缺少的是情怀”  

  吴宇森认为,无论是东方影迷还是西方观众,都会被共通的人性所打动。所以,电影不能缺少的是情怀。这种情怀,投射到吴氏电影中,就是亲情和友情。 

  吴宇森觉得,电影就是人生。“我不那么虚幻,我还是在寻求一些实实在在的东西。可能我拍一个爱情片或者社会问题片,我也会拍的很出色。我觉得永恒不变的是人与人之间的感情。” 

  这种信念,即使到了好莱坞,吴宇森也没有放弃。“以前我去好莱坞的时候,他们期望我拍些好莱坞电影。我希望在我们跟美国之间找到共同的东西,发挥到电影上。我发现,只有人性跟情怀,才是一个打通(东西)双方面电影环境的方法。” 

  因此,1997年吴宇森执导拍尼古拉斯·凯奇主演的《变脸》时,坚持将中国的家庭价值观放在了科幻电影里,获得很大成功。吴宇森说:“我们有相同的爱、相同的意义、相同的道德标准,只是大家表现的方式不一样。

  其实,吴宇森的电影大情怀,不仅表现在以电影投射人性上,还表现在他沟通东西方文化的“野心”上。“我希望我的电影能够成为一个桥梁,把东西方优美的、深层的文化,让全世界人都能看到。我师傅张彻导演说过一句话,既然要到好莱坞,就要用西方的技巧,融入东方的精神。虽然我们目前还没有百分之百成功,但我仍会让我们的文化让全世界所认知。” 

关于《北京周报》 关于北京周报网 联系我们 广告 订阅服务
合作伙伴:

版权所有 2000-2016 北京周报网 京ICP备0800535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5860号


本网站所刊登的来源为北京周报及北京周报网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北京周报社版权所有。

分享到:
新浪微博
微信
QQ空间
腾讯微博
Facebook
Twitter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