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家英文新闻周刊日本語 Deutsch Français English 中 文
首页 >> 民生 >> 正文

神奇的针刀——一枚改良的针灸针推动中医药创新发展

《北京周报》记者 李南  ·   2020-01-14  ·  来源:北京周报网
标签:中医药;针灸;民生
打印
纠错

  来自北京的电梯修理工王晨从未料到,一个小小的工具能让他一整年都能摆脱持续性头痛。自从六年前被诊断出患有颈椎病以来,这位26岁的小伙子一直被头痛困扰。王晨告诉《北京周报》记者:“我试过很多种止痛药和西医治疗方法,但没啥效果。”

  无奈之下,这位绝望的年轻人诉诸针刀疗法,这是一种融合了中国针灸术和西方解剖学的微创手术。在2018年之前,他从未听说过针刀。令他惊讶的是,在接受了三次针刀治疗后,他的头痛很快就缓解了。王晨说:“这一年都没疼过。” 

  因此,当2020年初,头痛再次发作时,王晨毫不犹豫地挂了北京中医医院疼痛科肖德华医生的号。去年,正是肖医生用针刀对其颈部进行了治疗。 

    

中西合璧的疗法

  肖德华告诉《北京周报》记者:“针刀,从发明到现在,才44个年头。发明人是江苏一个基层医院的大夫朱汉章。” 肖德华曾师从朱汉章。同时,他也是中华中医药学会针刀分会副会长、北京中医医院疼痛科的医生。 

  202016日,中华中医药学会针刀分会副会长、北京中医医院疼痛科肖德华在北京出诊。(《北京周报》记者 魏尧摄) 

  1976年,一位木匠的手被斧头砸伤,手掌骨折。治疗后,肿胀消退,骨头也愈合。但他的手掌失去了抓握功能。然而,如果他做了手术,可能会有后遗症,他一家人的生活也许就会没有着落。他看了许多医生,但找不到好的解决办法。 

  最后,他去找到了朱汉章。朱汉章做了一次大胆的尝试:用注射针头直刺病人手掌,反复剥离,把筋膜从骨头上分离出来。结果,成功了。经过三天的康复训练,木匠的手康复了,终于可以拿起斧头。 

  这一成功的尝试给了朱汉章一个启示,他认为:用闭合性剥离的方法代替切开松解,以分离病变软组织,减轻病患疼痛。于是,“小针刀”在他的脑海里也萌生了!最初的设计是:将针灸针加粗,下端制成刀刃状;上端安上一个扁平的柄,以便控制刀口运行的方向。 

  同年,第一批针刀问世。这个将针灸针和手术刀融为一体的医疗器械,被命名为叫“小针刀”。“针刀的刺激量相当于普通针灸的30多倍。以针的形式进入人体,以刀的形式治疗。疗效比针灸针要快,”肖德华说。 

  这项发明于1988年获得国家专利,并在第三十七届布鲁塞尔国际科技新发明博览会上荣获尤里卡金奖。 

  上世纪90年代初,朱汉章的针刀学专著出版,并被翻译成19种语言。2003年,针刀学被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认定为新学科。 

  肖德华原是中国东北黑龙江省的一名针灸推拿大夫。1992年,肖德华听说了这种新疗法后,投入朱汉章门下,开始学习小针刀疗法。肖德华说:“当初,朱汉章教授把中医的宏观思维和西医的微观相结合,产生了一个新的医学体系。” 

  2006年,北京中医药大学和湖北中医药大学招收了第一批针刀专业本科生。肖德华说:“最近几年,针刀从业人员的数量呈几何倍数上涨。”他估计,目前中国搞针刀的人约为50万左右。 

    

“跨界”之器

  早期,针刀主要用于治疗骨科疾病,包括颈椎病、肩周炎、背部软组织损伤、网球肘等。肖德华说:“我们扎完之后,不少病就迎刃而解,确实比想象的要好得多。”由于疗效显著,针刀疗法口碑颇佳。越来越多的病人开始接受针刀治疗。肖德华说:“患者都是口口相传来的,我们从来没做广告。” 

  随着针刀医学的发展,针刀也被应用于治疗其它疾病,如糖尿病、过敏性鼻炎和一些消化系统疾病。 

  据肖德华介绍,目前不少麻醉科和骨科的医生都在使用针刀。他说:“针刀是一种跨界器具。”  

  这枚小小的器械也在跨越国界。1991年,朱汉章应邀赴东南亚讲学和行医。自2006年朱汉章去世以来,他的弟子继续在国际上推广小针刀。 

  201894日,中华中医药学会针刀分会副会长、北京中医医院疼痛科肖德华(右二)在德国德累斯顿常琦瑛诊室开展针刀技术指导后与工作人员合影。(受权图片) 

  20093月,肖德华应邀赴罗马尼亚坐诊。在18天里,他看了315人。因为疗效好,三个月后肖德华再次入境到罗马尼亚。他说:“最多的时候,一天跑两个地方,治80多个患者。” 

  在肖德华第三次访问罗马尼亚期间,他遇到了一个13岁的女孩,常年被头痛困扰。女孩的父母决心试一试中国针灸。肖德华回忆说:“根据我个人的临床经验,头部疾病多半与颈椎有关系。所以,我愿意试一试。那是2009929日。我用针刀给她做了第一次微创手术,并告诉她父母10月份再带她来看。” 

  一个月后,肖德华又给小女孩施刀。经过13次针刀治疗,加上服用罗马尼亚当地的草药,女孩的头痛症状消失了。肖德华肖说:“这个女孩现在荷兰阿姆斯特丹念大学,状态不错,再没有头痛。”那次经历开启了肖德华治疗疑难杂病的信心和勇气。 

  如今,肖德华经常出国,到世界各地推介针刀医学。2019年,他15次出国,要么进行治疗,要么培训学员。 

  在去年12月举行的第三届“一带一路”中医药发展论坛上,十二届全国政协副主席马培华曾表示,“一带一路”倡议为中医药走向世界带来了重要机遇。 

  肖德华认为,针刀在海外的成功推广,是中医药沿着“一带一路”走向世界的典范。“十几年前,我们就已经把针刀推广到国外。在国外办培训班,很受欢迎。针刀医学是中西医的结合点,对整个中医的发展起了推动的作用。” 


针刀医学仍需完善 

  但是,针刀疗法毕竟是一种相对新的治疗方法,在学科建设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中华中医药学会副秘书长孙永章指出,虽然小针刀具有见效快、疗程短、适应范围广等优势。但还需大力推进其基础理论和临床研究以及学科研究。需发掘历史性资料,总结和创新理论,结合现代科技规范发展。 

  “由于缺少临床指南和标准,针刀从业者只能凭经验操作,从业者的技术水平参差不齐,易导致医疗纠纷发生。” 吉林省中医药学会针刀医学专业委员会主委翟宏业在接受《北京周报》记者采访时说。他认为,当前急需建立一个临床指南和标准。 

  中华中医药学会针刀医学分会主任委员、中日友好医院针灸科主任李石良具有10余年超声可视化针刀技术研究经验。他认为,超声引导可以适时监控针刀治疗操作过程,以提高针刀疗法的准确性。 

关于《北京周报》 关于北京周报网 联系我们 广告 订阅服务
合作伙伴:

版权所有 2000-2018 北京周报网 京ICP备0800535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5860号


本网站所刊登的来源为北京周报及北京周报网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北京周报社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