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家英文新闻周刊日本語 Deutsch Français English 中 文
首页 >> 时事 >> 正文

斯里兰卡汉班托塔港问题的真相

Koh King Kee  ·   2018-09-29  ·  来源:北京周报网
标签:斯里兰卡;一带一路;时事
打印
纠错


斯里兰卡汉班托塔港二期项目效果图

  7月25日《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文章,题为《中国是如何迫使斯里兰卡交出汉班托塔港的》,并广为转载。

  文章声称,斯里兰卡方面做了如下表态:“是的,尽管可行性评估表明该港口无法运行,尽管印度这样的老债主国都拒绝参与了,尽管在拉贾帕克萨担任总统期间,斯里兰卡债务飙升。”  

  但是,这些指控是否真实公平呢?  

    

可行性和愿景 

  斯里兰卡政府一直以来都希望在汉班托塔修建海港,在启动这一雄心勃勃的港口项目之前曾进行两次可行性评估。 

  首次评估于2003年由加拿大SNC-兰万灵集团公司完成。但是这份评估被斯里兰卡部级特别小组否决了,理由是,这份评估忽视了新港口对科伦坡主要商业港可能造成的影响,因此这份评估不够完整,港口盈利空间不大。 

  三年后,丹麦工程咨询公司Ramboll进行了第二次可行性评估,并对汉班托塔港的前景表示乐观。根据这份评估报告,2030年,干散货将成为汉班托塔港的主营业务,到2040年港口的货物吞吐量有望达到约2000万标准箱。 

  20041226日,印尼发生了9.1级强震,震中位于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岛西海岸外。地震导致整个印度洋发生了一系列致命的海啸,造成14个国家约23万人死亡。 

  斯里兰卡遭受的海啸冲击仅次于印度尼西亚。强大的海浪摧毁了斯里兰卡南部和东部沿海所有村庄和乡镇,据报道导致3万人死亡,公路、铁路、学校和医院遭大量损毁,90万人无家可归。 

  汉班托塔这个因产盐而闻名的南部沿海小镇也被彻底摧毁。 

  汉班托塔也是斯里兰卡第六任总统马欣达·拉贾帕克萨的家乡,是他的选区所在地。200511月任职后,拉贾帕克萨抓紧时间上马了几个大手笔的基础设施项目,旨在振兴家乡经济。首先由他父亲提议建设的汉班托塔港就是其中之一。 

  美国知名智库战略和国际研究中心于20184月发布的简报确认,汉班托塔港不是由中国牵头启动的工程项目。事实上,早在2013年中国发起“一带一路”倡议之前,汉班托塔港就已经建成了。 

  拉贾帕克萨首先向印度提出了修建汉班托塔港的资金请求,但是,由于印度认为这个项目会亏本所以拒绝了他的请求。多边开发银行也不愿意伸出援手。 

  汉班托塔港位于繁忙的印度洋国际航运线以北仅10海里,中国发现了这一重要战略位置的潜力。汉班托塔港不仅可以满足中国欣欣向荣的全球贸易物流需求,而且,作为全球最繁忙的航运线之一,大量船只定期穿梭于该航线上,因此,汉班托塔港还可以作为重要的船舶中转枢纽和船舶加油基地。今年五月,印度放宽了对沿岸航行的控制,对于以南亚次大陆为目的地的货物而言,汉班托塔港作为中转港的地位又进一步提升了。  

  经过广泛的谈判协商后,中国进出口银行最终同意向汉班托塔港第一阶段建设提供85%的费用。这笔3.06亿美元的商业贷款期限为15年,利率6.3 %,宽限期为四年。 

  “斯里兰卡团队确曾努力争取中国的优惠贷款,但是当时中国配置给斯里兰卡的优惠贷款已用于普特拉姆燃煤电站等项目”,新华社2015年的一篇报道引用一名重要的斯里兰卡金融专家的话说。 

  关于贷款利率,斯里兰卡有两种选择:6.3%的固定利率或与伦敦同业银行拆借利率挂钩的浮动利率,当时后者高于5%并有进一步上升的趋势。200710月,斯里兰卡发行了被惠誉国际评为BB级的五年期主权债券,收益率为8.25%。由于当时斯里兰卡深陷内战,和泰米尔分裂分子正打得不可开交,此举并不令人惊讶。 

  中国进出口银行后来又向汉班托塔港的第二阶段建设工程提供了9亿美元的贷款,利率设在2%,中国向斯里兰卡提供的贷款中有77%都享受这一优惠利率。 

    

初期亏损 

  汉班托塔港第一阶段的建设于20081月开工,由中国港湾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和中国水利水电建设集团合作完成。港口于20101118日开始运行,比预计提前五个月投入运行。 

  然而,由于管理不善,缺乏工商业务,无法吸引过往船只停靠港口,汉班托塔港的盈利不足以支付贷款偿还。截止2016年年底,港口的亏损额总计达3.04亿美元。 

  为了满足IMF的救助条件和贷款偿还义务,斯里兰卡政府面临日益沉重的压力。因此,斯里兰卡于20177月以PPP模式和中国签订了协议,把汉班托塔港的大部分运营管理权转交给已经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上市的招商局港口控股有限公司(招商局港口)。 

  据招商局港口提供给香港联合交易所的文档显示,汉班托塔港特许经营协议包括以下条款:招商局港口将向斯里兰卡投资11.2亿美元,其中9.74亿美元将用于收购汉班托塔国际港口集团(HIPG85%的股权。HIPG的市值为14亿美元。斯里兰卡政府将授予HIPG唯一及独家权利发展、经营及管理汉班托塔港,特许经营权的期限为99年。 

  HIPG将持有汉班托塔国际港口服务公司(HIPS58%的股份,斯里兰卡政府已授予HIPS唯一及独家权利发展、经营及管理汉班托塔的公共设施。 

  斯里兰卡港务局将分别持有HIPG15%以及HIPS 42%的股份。 

  余下的1.46亿美元将存入招商局港口名下的斯里兰卡银行账户,将用于拓展汉班托塔港口及海运相关业务。 

  自特许经营协议生效日期起十年内,斯里兰卡港务局有权根据各方都认可的条件回购HIPG 20%的股权。 

  特许经营协议生效70年后,斯里兰卡港务局可按照双方任命的估价师确定的合理价格收购招商局港口持有的HIPG所有股权。 

  协议满80年之际,斯里兰卡港务局可以1美元的价格收购招商局港口在HIPG持有的股份,使招商局港口在HIPS保留40%的股份。 

  协议满99年终止时,招商局港口将把所持HIPGHIPS的所有股权,以象征性的1美元的价格转交给斯里兰卡政府和斯里兰卡港务局。 

  特许经营权协议于2017129日生效。 

  为了增加汉班托塔港的工商业活动,中国又进一步规划开发50平方公里的工业园,建造一家液化天然气厂及一个观光船坞。中国还计划投资4-6亿美元用于港口的第三期工程建设,预计将于2021年竣工。 

  中国和斯里兰卡签署的PPP协议并非债转股协议,而是招商局港口在斯里兰卡的一笔价值11.2亿美元的新投资。斯里兰卡港务局修建汉班托塔港的贷款已经转移给斯里兰卡财政部。招商局港口对HIPG的投资将分三次到位,首批为2.92亿美元,第二批9700万美元,第三批5.84亿美元,剩下的1.46亿美元存入招商局港口名下斯里兰卡银行的账户以备今后使用。 

    

吸取经验教训 

  斯里兰卡国家和政府都怀揣这样一个愿望:把居于战略要位的汉班托塔建设成世界上最繁忙的港口之一。 

  在邻国转身离去,多边开发银行漠然视之的情况下,是中国提供了资金,满怀善意地帮助斯里兰卡修建了汉班托塔港。 

  然而,一旦梦想受阻,随着故事情节扭曲,中国成了众矢之的。汉班托塔港成了常被挂在嘴边的“一带一路”倡议下债务陷阱的典型例子。中国被指控胁迫斯里兰卡交出汉班托塔港的经营权。 

  中国必须从汉班托塔港这件事吸取经验教训:“一带一路”项目必须公开透明。中国的初衷很重要,但是世界对相关事件的看法同样不可轻视。 

  《金融时报》最近的一篇报道称:由于国际投资项目一再受挫,中国的开发银行——作为本行业全球最大的贷款提供者——正和海外金融机构加强合作。 

  《金融时报》强调,中国国家开发银行现在正在“考虑和西方金融机构加强贷款业务合作,后者要求遵守‘国际标准——包括对工程进行公开、竞争性的招标,以及就项目可能对环境和社会造成的影响展开公共研究”。(作者系马来西亚博太国际会计师事务所“一带一路”办公室主任。潘小乔译)

关于《北京周报》 关于北京周报网 联系我们 广告 订阅服务
合作伙伴:

版权所有 2000-2016 北京周报网 京ICP备0800535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5860号


本网站所刊登的来源为北京周报及北京周报网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北京周报社版权所有。